家化被指“诡异”外包:利益输送或代工战略?

发布日期:2013-05-21 09:20 来源:www.yumiejing.com 点击率:
  上海家化与平安信托的对垒,才在5月16日股东大会上有所缓和,一封举报家化私设小金库的材料又将家化拖回质疑的漩涡。

  5月19日,多家媒体均收到了一封匿名举报材料,这位化名为“家化良心”的举报人就平安信托此前公开质疑家化私设小金库、账外账的情况进行了全面爆料。

  爆料人称,从一笔苏州吴江某日用化学品公司(沪江日化)给家化资产管理部王某名下在中国银行账户的汇款中发现端倪:作为家化的外包加工企业,沪江日化的代加工订单却没有经过招标流程。通过代工商垫付生产和家化应付余额的账面操作,上海家化“一进一出”获得超1亿被占用现金,生产环节可节约超过5000万成本。

  记者获悉,此事或与4月平安对上海家化发起的长达一个半月、直入家化电脑系统的突击审计关联密切。平安信托方面暂未回应此事。

  20日,家化对本报记者回应:“目前所有与该厂业务往来中的资金结算、加工费标准等都符合规范,经得起审计检查。”“在沪江厂加工的产品制造成本中工费只占11.99%,属于行业中有资质加工企业的较低水平。”

  隐匿的沪江日化

  沪江日化(吴江市黎里沪江日用化学品厂),这家小企业作为核心导火索,一夜爆红。

  上海家化方面看来,沪江日化充其量只是中央工厂外的一个补充产能,并无过高的重要性。“2009年对生产基地进行了重新规划和部署后,为大力发展高附加价值的品牌产品,但由于公司大流通产品与细分化产品的批量、计划、采购、生产等方法迥异,因此公司决定中央工厂仅用于生产佰草集、高夫、双妹等细分化产品。”

  “经过审慎评估讨论,公司在几家与家化合作多年且均获得ISO9001认证的长期供应商中,挑选了技术基础比较好的沪江日化厂作为大流通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沪江日化厂为六神和美加净产品生产加工,加工量比较大。”家化方面解释称。

  然而,在相关举报电邮中,报料人称沪江日化对于上海家化代工业务的重要意义远超大多数人的想象。据其援引2010年工商局文件指出,沪江日化接受上海家化订单总额为2.7亿元,却未经过任何招标流程。这家非关联方的供应商已是去年上海家化应收账款的第一名,2012年上半年占家化应收账款3700余万元,而在2012年全年的财报明细中,沪江日化的应收账款余额已突增至8925.9万元。

  举报信中质疑“上海家化去年年报合并报表披露的沪江日化应收账款余额仅为1208.3万,7700多万应收账款被合并掉了。”

  质疑方口中的家化资金腾挪术在于,以家化对外包加工商的标准要求,沪江日化通常在其经手加工产品运至上海家化之日起120天内收到相应货款。以此推算,沪江日化需要垫付生产货资超过两千万,而上海家化账面也应有超过两千万应付余额。“事实恰恰相反成为了数千万数额巨大的应收账款。出入相加,家化损失了近1亿流动资金和相应财务利润。”

  暗战难休

  此番匿名信源将矛头直指了家化内部,其中丁姓高管和代持沪江日化逾50%股份王姓管理层被推向前台。

  有知情人士透露,平安信托已对上海家化开展了突击审计检查,进入上海家化电脑系统并发现了这两处可疑之处。平安信托方面暂未对此事发表评论。该知情人士指出,尽管举报信并未指名道姓,但现任上海家化总会计师兼财务总监丁逸菁和担任佰草集、双妹、清妃等多家子公司法人代表的上海家化公司董事、总经理王极可能是这次举报信的目标。

  在刚过去的家化股东大会上,葛文耀对于小金库一事回应称:“据中纪发(2009)7号文件对小金库的定义,家化不存在小金库。关于小金库问题一定要有结论出来,因为这关乎我的声誉。”

  话音刚落,举报材料显示,上海家化去年年报中几家关键供应商企业都出现了王某的名字,作为股东,王某均持有这些企业20%-50%不等的股份,而这些供应商的利润率都高出行业利润率近两三成。

  谈及上述利益输送的质疑,家化方面回应称,沪江日化所涉加工费的定价是由家化方面组织的生产基地委员会商议而定,该委员会由主管生产的副总、财务总监、主管原材料采购和生产计划的总监共同组成。

  家化方面公布,沪江日化厂在上海家化所有外加工业务中占比统计显示,2011年至2012年收购数量占比分别从43.67%升至46.22%,对比之下收购金额占比却从2011年45.83%降至去年44.91%。加工费占比也从前年41.20%缩减至去年40.28%。“该厂在家化整个加工业务中2012年比2011年加工数量比例提高,而加工费占比下降,绝不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更多